保羅麥卡尼的演唱會,常有一個橋段: 

現場打的燈光全暗,僅剩的光源是歌迷手中的蠟燭,現在或許是手機燈光,

麥卡尼緩緩用鋼琴敲出音符…

It's time for Let It Be !!

「Let it be paul mccartney live」的圖片搜尋結果

 

Year: 1969

Writer: Paul McCartney (credited to Lennon-McCartney)

Album: Let It Be (標題曲)

歌曲連結: 

(單曲版本)

 

我個人常戲稱,Let It Be, Hey Jude和Yesterday是披頭四的「三本柱」,

原因很多,主要如下: 

一方面,這三首都是旋律與歌詞都很好聽又平易近人的流行樂,

另一方面,這三首歌時常被翻唱,尤其孫燕姿曾經翻唱過 Hey Jude,

Yesterday甚至是披頭四被翻唱最多次的曲子。

據聞2012年倫敦奧運時,當Paul McCartney帶動全場合唱Hey Jude,

不少人以為孫燕姿的歌紅到全世界了…。

有趣的是大家最熟悉的披頭四成員是約翰藍儂 (John Lennon), 

這三首歌卻都是 Paul McCartney的作品,

約翰藍儂甚至非常討厭 Let It Be (後敘)。

 

Let It Be 是創作於1968年「白色專輯」錄製期間,

並在1969年一月的 Get Back session正式開工。

保羅麥卡尼 Paul McCartney 在原經紀人 Brian Epstein 逝世後,逐漸主導樂團的演藝事業。

像是主導電影 Magical Mystery Tour (電影很失敗,但是原聲帶大受歡迎).

然而,隨著其它成員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藝術方向 : 

John Lennon 藍儂開始選擇和 Yoko Uno 更密切地合作搞先鋒藝術;

George Harrison 的創作能力突飛猛進,進入多產期,同時醉心於印度音樂與東方哲學; 

Ringo Starr 對於樂團越感意興闌珊,同時覺得他不夠被尊重…

(Ringo Starr 離團的故事,在先前介紹 Dear Prudence 的文章已有提到)

試圖力挽狂瀾的保羅麥卡尼有感於當時團員之間大小紛爭不斷,例如: 

他對於藍儂越來越頻繁的攻擊性語言 (如嘲罵Paul寫的是老奶奶的無聊歌曲)感到難以招架,

而他也未能即時尊重Harrison的進步,並對Starr似有侮慢,

(團員們後來指控保羅只有在製作自己的歌時才會認真,否則就很隨便…)

儘管他總是以一副輕鬆寫意的公開形象現身,

(保羅的小翻白眼 + 聳肩 的形象真的是深入人心呀 )

但樂團內部叢生的問題使他心煩意亂,

在感到困頓之餘,夢到早逝的母親安慰他說:

It will be all right, just let it be. 於是便寫這首曲子。

 

Let It Be 是在1970年三月做為單曲A面發行,比專輯早兩個月,

B面是從電活簿得到靈感的 You Know My Name (Look Up the Number) ,

但事實上單曲上面的版本早就被錄好了,只是被丟在資料庫中積灰塵。

兩個版本比較明顯的差異除了背景的和聲以外 ,

曲子第二分鐘開始的間奏,採用不同時間錄製的吉它獨奏,音色、節奏等均大有不同,

單曲版本的是在1969年時錄製,專輯版本的則是隔一年重錄,

另外 2:40 左右的鼓點不一樣,專輯版的稍微快一點,原因是Spector加了延遲效果。

想聽專輯版的,就找Let It Be 專輯,

想聽單曲版的,可找收錄披頭四所有冠軍單曲的合輯 "1"。

甚至於,專輯同名的紀錄片 (又是一段好長的故事了…),也有另一版本,

這版中倒數第二句歌詞是 There will be no sorrow。

關於Phil Spector改造Get Back project 的故事,待我們介紹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時再來介紹,

因為這是「受害」最嚴重的歌曲 

 

 

Let It Be 的歌詞十分淺白,很明顯有受到宗教的影響,

像是 hours of darkness 與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

而Mother Mary 也常被認為是指聖母瑪莉亞 (Virgin Mary),為歌曲增添了神聖性。

(雖然後來保羅澄清了,但是他鼓勵歌迷們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音樂,所以沒關係

而且我也不太相信保羅在寫下歌詞時真的沒想到其與宗教之間的關連…)

不過約翰藍儂對這種歌詞內容與類似聖經頌歌的編曲十分感冒,覺得矯揉造作,

不容情地用言語激刺麥卡尼: Are we supposed to giggle in the solo?

也就是「我們在中段的吉它solo時是不是要咯咯笑」,

這段對話在1996年的回顧專輯 Anthology 3 可以聽到。

另外在原專輯中的前一首歌 Dig It 結束; 即將過場至 Let It Be 時,

突然冒出一段聽似 John Lennon的聲音尖著嗓子模仿小男生,

說了句 And now, we'd like to do "Hark the Angel's Come."

意思是說 : 好,接下來我們要演唱 "聽,天使來了", 

一般認為是藍儂在後製階段故意加了這句,羞辱 Let It Be。

(2003年麥卡尼發行Let It Be...Naked時理所當然把這些都刪了)

藍儂甚至評論這首歌是Paul在仿效Simon and Garfunkel 的名曲"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儘管後者明明比Let It Be 還要晚創作與錄製…。

(Let It Be 在1970年4月取代了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在美國告示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Simon自己也承認這兩首歌很像…)

對藍儂而言,這首歌根本就是麥卡尼的個人作品,不應該拿來當做披頭四的音樂,

當成 Wings (70年代麥卡尼單飛後組的樂團)的歌曲還比較差不多一點。

(其實熟悉披頭四的人也都聽得出來,Let It Be 確實風格很不披頭四…)

原文是這樣的:

That's Paul. What can you say? Nothing to do with the Beatles. It could've 

been Wings. I don't know what he's thinking about when he writes Let It Be.

簡單說起來就是:Let It Be 干我屁事啊 (白眼)

 

雖然Paul寫 Let It Be 是想表達對於夢境而受的啟發,

但是搖滾式的編曲,讓曲子多了幾分「自我激勵」的味道,

縱觀披頭四所有的曲子,Let It Be 其實並不算很有特色,歌詞十分淺白,

而且因為Get Back project,讓曲調也很單純,也沒在聲音上多做效果,

但是這也幫助 Let It Be 獲得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直至今日也是全世界最知名的流行歌曲之一。

歌曲傳達的精神,並不是消極的放棄,

而是「既然盡力過了,剩下的就交由其自行發展吧」,也就是不要執著。

面臨困頓之際,在完成重要的、應盡的事情後,有太多事情不是強求就能得到的,

不是所有的錯誤都能彌補,錯過的人生不能重來,

剩下的就交給緣分來解決吧。

Let It Be !!

 

歌詞: 

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 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當我發覺我處於困境之時,Mother Mary出現在我面前,

說著智慧之語: 順其自然吧。

當我處於黑暗之中,她站在我面前,

說著智慧之語: 順其自然吧。

順其自然呀,順其自然,

低語著智慧之語: 順其自然。

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 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 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當世間的心碎之人,都同意「順其自然」是解開困境的答案,

儘管他們可能分手了,他們還是會覺得事情有解決的一日,

順其自然,順其自然,順其自然,順其自然。

低語著智慧之語,順其自然。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when the night is cloudy there is still a light that shines on me
Shine until tomorrow, let it be
I wake up to the sound of music,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yeah, let it b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yeah,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在陰雲密布的夜晚,還是有道光照耀著我直到天明,

順其自然吧!

我聞音樂聲而醒,看到 Mother Mary 走向我,

口吐智慧之語,順其自然吧。

順其自然呀,順其自然,總是會有答案的吧。

順其自然呀,順其自然,呢喃著智慧之語:順其自然。 

 

後記: 

其實我並不喜歡一般把Let It Be 翻成「隨它去」的翻法,

我覺得「隨它去」有一種放棄、「算了吧」的意味,

「順其自然」比較有「盡了力後隨緣」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cho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