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生十字路口,茫然無目標的你,是否曾懷念那段充滿希望與衝勁的歲月,盼望找回那樣的靈魂?

double.jpg

 

Year: 西元1975年9月12日發行

Genre: Progressive rock 前衛搖滾

Recorded: Abbey Road Studios

Producer: Pink Floyd 平克佛洛依德

Engineer: Brian Humphries

Achievement: 英、美均獲得排行榜冠軍,於美國獲得六白金唱片

 

雖然1973年以前,平克佛洛依德已經以實驗性十足的前衛曲風,在搖滾界已經享有盛名,

但一直到1973年發表 The Dard Side Of The Moon 「月之暗面」 之後,

才真正成為所謂「搖滾天團」,樂團不但在藝術上取得突破,商業銷售上也大有斬獲,

眾所皆知,「月之暗面」在美國告示排行榜待了741週,達15年。

不過,所謂「高處不勝寒」,樂團的創作能量也因而陷入瓶頸,倦怠感帶給他們麻煩: 他們基本上已經達到了玩音樂以來的夢想,

他們已經做出一張各方面無懈可擊的專輯,也因而賺到無數的金錢,

不管在藝術成就上,還是經濟上,他們都已經到達一個高峰,

Roger Waters 日後曾回憶: All the things you wished for when you started a band had now happened. It had all come true"

年少時的夢想基本上都已經達成了,那他們到底還有什麼好做的? 

更不用說是成名之後帶來的壓力了,以「月之暗面」獲得大眾的關注後,大家正等著瞧,他們還能交出什麼樣的作品?

 

Pink Floyd首先以 Household Objects 來試著突破此僵局,這是他們在1971年"Meddle"期間就開始,不過後來擱置的創作計劃,

Household Objects 正如其名,他們試圖不用任何正式樂器來演奏,

取而代之的,是玻璃酒瓶、橡皮筋、鋸子、掃帚等等居家生活會看到的物品,

比方說,他們會試著用將橡皮筋拉直後,以火柴棒為琴衍,當作貝斯來用。

David Gilmour在1973年接受雜誌專訪時曾說: 

"I think, strategically, our best thing to do next would be something weird, far out,

and the kind of thing that nobody could possibly understand."

也就是說,他認為他們接下來該做的,是沒人聽得懂的東西。

(筆者: 難道他們覺得"Ummagumma"還不夠怪嗎? XD)

這的確是很有趣的計劃,但最後他們認為並沒有做出滿意的作品,

最後就留下兩個未公開的曲目: The Hard Way 與 Wine Glasses,Household Objects 從此就無限期中止了。

不過 Wine Glasses 後來還是被包含在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中,

與曲子開頭Part 1 中非常深沉的鍵盤聲一同出現,而我們也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這兩首未商業公開的曲目。

 

時間進入1974年,儘管他們的確認為他們該真的創作一些歌曲了,

不過他們開始忙於樂團以外的事務,畢竟他們的確找不到專注於Pink Floyd工作的熱情。

他們忙於替別的樂團製作專輯,

比方說 Nick Mason 為 Principal Edwards Magic Theatre 製作專輯,同時他們也忙於家庭生活,甚至是財產的購置與個人興趣: 

Nick Mason 本身成為業餘賽車手,同時成為名車收集家,

me-and-my-motor-nick-mason.png

另外,David Gilmour在Nottinng Hill、Nick Mason在Highgate購置房地產等等,關於這有一件軼事。

知名演員、模特兒 Naomi Watts (娜歐蜜華茲)的父親Peter Watts 是Pink Floyd第一任隨行助理,

在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中他還貢獻了Brain Damage與Speak To Me中的笑聲,

當時David Gilmour允許他以便宜的價格借住在David位於Ladbroke Grove 的公寓中,

他有相當嚴重的毒癮,常犯一些小錯,以致於總是被開除,卻還是會再被僱用,

樂團甚至還為他支付毒癮戒除課程的費用,不過最終他還是在1976年的8月,

因海洛因的濫用而於David 的房子中身亡。。。

無論如何,種種內部因素與外務,讓當時的樂團難以進入良好的創作狀態

 

在接下來的時間,樂團首先完成了"You Gotta Be Crazy"、" Raving and Drooling"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接下來他們在1974年底先投入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的巡演,

以這三首新曲子為開場,之後才換到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安可曲則為"Echoes"

巡演的其中一場,位於Liverpool Empire  (利物浦帝國劇院),由於設備上的問題,

影響到他們的表演情緒與樂器之間的配合程度,讓他們自己也對演出不甚滿意,

此外,他們還遭到樂評 Nick Kent 極苛刻的批評,從技術層面到創作層面都在攻擊範圍,

nick.jpg

Nick Kent 除了批評樂團的新材料了無生趣、沒有靈魂,讓他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的感動以外,

也說平克佛洛依德是一支極度「布爾喬亞」 (資產階級)的樂隊,

投機取巧地利用「奧威爾式」 (即 George Orwell,「1984」與「動物農莊」的作者)的語言,

甚至批評Daivd Gilmour的造型,除了說他頭上是一坨分叉的亂毛以外,還說他沒洗頭,

尖刻的評論雖然引起團員的不快,不過也讓團員之間多了份團結力量,同仇敵慨的氣氛。

 

於1975年1月,他們重回 Abbey Road錄音室,可是樂團在創作上依舊碰上瓶頸,

連錄音師 Brian Humpries也在艱困地適應新的24音軌設備。

(Pink Floyd提出一年一萬英磅的待遇想留住「月之暗面」的錄音師 Alan Parsons不過他提出下一張專輯也要擁有版權,

因而遭樂團經理 Steve O'Rourke拒絕,後來Alan Parsons投注心力在自己的前衛搖滾樂團 "Alan Parsons Project",

並也獲得成功。名作為  "Eye In The Sky")

Roger Waters 從這折磨人的樂團困境中看到了新的創作契機,反正他們現在正好陷入瓶頸,

將樂團的瓶頸與新專輯連結起來,抒發這樣的情緒,不正是能引起創作興趣的方法? 

於是,以「缺席」為主題,特別是「心」的缺席: 一個空有肉體,沒有靈魂的軀殼,

既可象徵樂團當時心不在焉的狀況,又可以對應到 Syd Barrett的離去,

也希望樂團可以重新找回有如年輕時Syd 那鑽石一樣珍貴的創作力量,

syd.jpg

另外,Roger 也想以「缺席」來批評音樂產業並不是真心欣賞藝人的才華,而是欣賞藝人替他們賺錢的能力。

於是 Roger Waters 提出將"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保留下來為新專輯的核心概念,

並且拆成兩個部分,中間會以一些較短的歌曲來連結,目標是要反映出他內心的憂傷,

 "You Gotta Be Crazy"、" Raving and Drooling" 由於不符合他心中的新概念,因此被擱置,

不過Daivd Gilmour 卻傾向將樂團既有的材料再加以優化後就可以出版新的專輯,

最後Pink Floyd 內部以民主投票方式,3:1否絕 David Gilmour的想法,於是新專輯的雛形就此確定了,

儘管Richard Wright 本人其實相當掙札: 他不同意Roger Waters 這麼尖刻的觀點,這為樂團的後續發展埋下了一些陰影。

 

概念確立後,新專輯的發展就此豁然開朗,

強調Roger Waters對Syd Barrett的思念與憂傷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加入了更多的純樂器片段、The lackberries的背景和聲,與Dick Parry 的薩克斯風獨奏,

Roger Waters 另外寫了 "Welcome To The Machine"與 "Have A Cigar",分別是他對於「成功」的質疑與對音樂產業的諷刺,

最後,與David Gilmour合作寫了與專輯同名的 "Wish You Were Here",

再度傳達「缺席」的核心概念,整張專輯就此告成。

 

"Wish You Were Here"的專輯封面一如以往,是由Hipgnosis團隊來操刀,

設計師 Storm Thorgerson 很清楚,設計的重點要擺在「缺席」上,原本的想法是,那就做一張「空白」的封面吧!

可是偏偏這個主意已經被披頭四在1968年"The Beatles" (白色專輯)中用掉了,

既然做不成「空白」的專輯封面,那就把封面給隱藏起來吧 !

所以經過討論後,他刻意以黑色的包裝將主體設計給隱藏起來,在外面塑膠套包裝上貼著一張貼紙,上面是兩隻交握的機械手,

是取材是專輯中的 "Welcome To The Machine"與 "Have A Cigar",

可以看到背景為四個不同的顏色與圖樣,分別代表四個元素: 火、風、土與水

 

Wish_You_Were_Here_album_first_issue_vinyl_Pink_Floyd_black_plastic_wrap.jpg

下面的圖片為復刻版黑膠唱片的封面,

vinyol.jpg

同樣的圖樣也出現在黑膠唱片上,不過是藍黑背景。

wish you were here.jpg

打開封套之後,便是著名的專輯封面: 在片場倉庫前面,兩個西裝筆挺的人物握著手,其中一位還著了火。

wish you were here-2.jpg

其設計概念是人們企圖隱藏真實的自己,甚至刻意遠離彼此以免 "getting burned",因此只有一個商人著了火,另一位沒有, 

商人的形象,是來自專輯中的 "Welcome To The Machine"與 "Have A Cigar",

"getting burned out" 還可以用來指藝術家的創作活力與熱情被燃燒殆盡的意思,

穿著西裝的主角,就宛如 "Have A Cigar"中貪婪的商人,不關心藝術家本身,

只在乎藝術家能不能為他賺到更多錢而已,以至於連樂團名字的起源都搞不清楚。

之所以在包膜貼紙與唱片封面都以「握手」為元素,是因為「握手」本身就是最常見的社交動作,

也就是因為這是這麼的常見,所以很多時候這只是一個空泛的動作,

就算對方可能緊緊握著你的手,但其實他的心早就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

這符合 Roger Waters 與樂團成員當時「人在心不在」的困境。

要注意到圖片的有右上角有一處燃燒痕跡,彷彿有一部分被燒去了,這一部分在後面介紹,

照片的拍攝地點是為於加州洛杉磯的華納兄弟電影公司片場,

warner bros.jpg

值得一提的是,照片中的火並不是畫出來的,更不是電腦動畫 (那時代哪有這種東西lol),而是真正在燃燒的火,

當時兩位模特兒: Ronnie Rondell 與 Danny Rogers,前者就是著火的人物,

為了避免意外,在他的西裝下穿有防火衣,同時還戴了假髮,不過拍攝期間還是出了小插曲,

當時因為風向問題,火被吹到反方向,反而燒到Ronnie的鬍子。下面的系列照片是在拍攝現場的一系列花絮。

outtakes.jpg

outtakes-pink-floyd-fire.jpg

除了這個主意象以外,在唱片封套的背面則是個站在沙漠中的無臉的業務員,手上拿著"Wish You Were Here"唱片,

腳則踩著一個公事包,裡面裝著 "Dark Side Of The Moon"附贈的金字塔主題貼紙,

拍攝地點是美國亞歷桑納州的尤馬沙漠,圖片下方還設計了沙子在流瀉的痕跡。

無臉的業務員代表他在「販賣他的靈魂」,進一步細看,可以注意到業務員少了腕關節與踝關節,

更展現出這一套西裝所包覆的虛無本質。

Storm Thorgerson是這樣說的: 

"Our Floyd salesman is morally absent, lacks integrity, not really who he thinks he is,

and is therefore absent, no face, faceless" 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意思。

back cover.jpg

內裡還另有幾張圖片,分別是樹林中的一面紅色紗巾,其中隱藏著一個裸女,若隱若現

為了要強調「缺席」的概念,裸女被故意設計成很難找到,

red-veil-in-wind1.jpg

另一張圖片則是拍攝於美國加州的莫諾湖 ; 一個完全沒有出口的鹹水湖,

是一個潛水員一躍而入湖中,卻反常地完全沒有激起任何水花,同樣也用來強調「缺席」的概念: 到底是真的在嗎? 

"A dive without a splash? An action without its trace? Is it present or absent?"

LAKE.jpg

從完整的封套設計圖樣可以注意到,與前兩張圖片所代表的「」與「」一樣,

後兩張圖片也有對應著圖中元素的設計,分別是的流線線條,彷彿受到風的吹拂而搖曳著,流從頁面的左下角泉湧而出。

back page.jpg

專輯的設計還不止於此,在包裝中還附了一張明信片,上面再度用了潛水者的照片,

明信片上則寫著 "WISH YOU WERE HERE"、"OJALA ESTUVIERAS AQUI"(西班牙文),

與 "ICH WUNSCHTER DU WARST HIER" (德文)

postcard.jpg

設計師指出,寫著 "Wish You Were Here" 的明信片本身就是對於「缺席」的反諷,

通常來說,海外的朋友寄來的明信片常會滿溢著關於思念的文字,

可是如果其實那位朋友並沒有真的 wish you were there with him/her?

先不論音樂本身,光是以上精緻的藝術設計,以及和音素元素的環環相扣,

就足以讓 "Wish You Were Here" 成為讓人愛不釋手的藝術作品。

 

全長44分鐘28秒,包含五首 (or 四首?)歌曲,

"Wish You Were Here"雖然可能不若 "Dark Side Of The Moon"有這麼大的突破性,

但還是能維持水準,讓聽眾或低沉,或激昂,或抑鬱…,深深沉醉於音樂創造的氛圍中。

於本文最後,就有如專輯中的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是首尾呼應,

筆者也回應本文章的開頭,對筆者而言,"Wish You Were Here" 不只是對外界的呼喊,

也是對自己的請求,冀求自己,在世界這個冰冷的「機器」中,

能夠保有年輕時「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不要被功利世界給污染,喪失了自己的靈魂,

也不要陷溺於成功,迷失了方向,要 shine on forever and ever.

 

 

下集預告: 

Pink Floyd平克佛洛依德---Wish You Were Here-2: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Part 1)

http://swospam0418.pixnet.net/blog/post/4630110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Echoes 的頭像
William.Echoes

Echoes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Echo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anley Kubrick
  • 一百零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