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決定,促成一張概念性專輯,被推崇為前衛搖滾的起始點,

並讓樂團於2018年進入搖滾名人堂 --- The Moody Blues  的 "Days of Future Passed"

days of  future.jpg

Year: 1967

Writer: The Moody Blues 憂鬱藍調樂團

Genre: Proto-Progressive Rock 原始前衛搖滾/ Art Rock 藝術搖滾

歌曲連結

以下為單曲版,並沒有加入London Festival Orchestra的管弦樂團演奏,

背景中聽似弦樂的伴奏其實是mellotron,是當時非常新穎的電子樂器,

後來在前衛搖滾樂團中被廣泛運用,利用King Crimson的"In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

下面這個比較長的版本便是專輯中加入管弦樂團的版本。

"Night in White Satin" 做為代表性的曲子,也時常被引用,例如2012的電影「黑影家族」。

​​​​​​​

 

1970年代初期,搖滾樂團主要分成兩股勢力,

一為Led Zippline與Deep Purple 等根植於藍調的硬搖滾/重金屬搖滾 (Heavy Metal),

另一則是King Crimson、Pink Floyd、Genesis等基於迷幻搖滾的前衛搖滾(progressive)。

前衛搖滾的萌芽始自英國肯特郡的坎特伯里 (Canterbury),

這些被稱為「坎特伯里之聲」(Canterbury sound)的樂隊,

他們共有的特色基本上就是在音樂中摻雜了爵士與迷幻元素,並搭配艱澀的歌詞,

擁有複雜的和弦和漫長的即興演奏橋段。

除了坎特伯里之聲以外,Pink Floyd的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 ; 

The Beatles的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等等,

都是被認為是啟發前衛搖滾的早期重要作品。

雖說 "Sgt Pe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 加入不少管弦樂團的配樂,

為流行音樂大大增色,但是把這個風格做到最徹底的,

是同年稍晚The Moody Blues發表的"Days of Future Passed"

 

The Moody Blues 其實是以節奏藍調起家,

原本是在玩所謂的「節拍音樂」(beat music),也就是相當原始的搖滾類型

他們在1964年翻唱了"Go Now"並做為單曲發表,獲得英國排行榜第一,

並在1965年發表第一張專輯 "The Magnificant Moodies",

不過專輯賣得並不好,沒有進任何排行榜,接下來的單曲也都賣不好,

於是樂團也很快陷入財務困境,

隨之而來的,

就是主要的創作力量貝斯手 Clint Warwick 與 吉它手 Denny Laine 離團,

留下來的是鼓手 Graeme Edge、鍵盤手Mike Pinder與長笛手 Ray Thomas。

1966年底,The Moody Blues 招募到新的吉它手 Justin Hayward 與貝斯手John Lodge,

至此 The Moody Blues 基本上可說是完全不同的樂團了,

Hayward的英式民謠背景與Melloron---一種之後在前衛搖滾時代將大行其道的合成器,

將大大改變樂團的創作走向。

 

根據樂團方面的說法,

創作 Days of Future Passed 的初衷其實是來自Decca的特別產品部,

為了他們開發了立體聲系統,但是當時這種東西還很昂貴,

為了要讓更多流行樂的愛好者轉而使用立體聲系統 Deramic Sound System,

Decca 請樂團錄製 Dvořák 的第九號交響曲 <來自新世界> 搖滾版本,由Peter Knight指揮,

但包括Peter Knight自己也認為實在是太難改編了,

樂團成功說服Peter Knight不要搞什麼<來自新世界>,

改錄他們想要的"Days of Future Passed", 

當時Mike Pinder已經寫好兩首曲子: "Dawn Is a Feeling"與" Sunset",

而Ray Thomas也寫好了"Twilight Time",

後由於樂團成員自認為不太擅長在現場表演時與現場歡眾互動,

索性就把所有歌曲融合在一起,互相連接,如此一來他們就能一直只演奏他們的音樂了,

最後以一天從早到晚的不同時期,相對應的含義與景色等貫穿整張專輯, 

便成為我們如今聽到的Days of Future Passed, 

雖然似乎又是則誤打誤撞的故事,但卻有很好的結果,

專輯的整體性更勝過同年稍早披頭四的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

為之後的前衛/藝術搖滾浪潮正式揭幕。

 

"Days of Future Passed"最知名的特色,就是歌曲之間和歌曲配樂都有交響樂團演奏,

由 Peter Knight管理的London Festival Orchestra 負責演奏,

只是相較於前衛搖滾後輩,"Days of Future Passed"很明顯地還未能將兩者融而為一。

除此之外,還出現了許多日後前衛搖滾的典型特色,

包括以特定主題貫穿整張專輯、對 Mellotron 的大量運用,和多元的樂器 (例如長笛)組合。

以上特色,讓這張專輯同樣被認為是前衛搖滾的重要先驅。

專輯在1967年發行時的銷售成績並不出色,尤其在美國,連前100名都排不進,

由於專輯是以立體聲錄製,當時的美國電台DJ不願意播放專輯中的歌曲,

原因是當時的AM規格並不適合這樣的音樂。

一直到1972年,FM電台開始建立,才利用這個機會再度開始宣傳 Days of Future Passed,

結果這場絕地大反攻獲得勝利,除了專輯本身獲得美國告示排行榜第三名以外,

專輯的最後一曲 "Nights In White Satin"以單曲形式發行,獲得亞軍並蟬聯兩週,

The Moody Blues以 "Days of Future Passed"與 "A Question of Balance" 等專輯,

成為一支成功的搖滾樂團。

 

"Night in White Satin" 是Justin Hayward 19歲時寫的歌,

歌詞內容比較普通,基本上就是一個在感情上不甚順遂的男子的訴說自己的心境。

White satin 即「白絲布料」的意思,

據說是因為有一次Justin Hayward的女朋友送他用白絲製成的床單。

之所以要強調是night in white satin,頗有睹物思人的味道,

特別是white satin算是相當貴重的材料,因此又增添愁悵的氣氛,

因為筆者決定不直接從字面來翻譯,改採意譯。

為何這樣的夜晚會似乎永無止盡?

可能是歌者因腦中揮之不去的倩影讓他輾轉難眠,因此也讓夜晚變得特別漫長吧。

或許是因為單相思的暗戀,把思念寄托在文字上,寫成一封封的書信,

但又因種種原因,難以交出。

滿腹酸苦,看著走在路上成雙成對的情侶,又積得更深了,

他們是這麼地幸福,又怎麼能了解我的苦楚?

無論是怎麼樣的安慰,也無法擺脫這樣的困境,心裡的結終究要靠自己才能解。

 

========================================================

Nights in white satin, never reaching the end. 

Letters I've written, never meaning to send.

Beauty I've always missed, with these eyes before,

Just what the truth is, I can't say anymore.

'Cos I love you.

Yes, I love you, oh, how I love you.

永無止盡的,思念你的夜晚,

早已完成的信,卻無心寄出。

思念的美人,美麗的眼睛依舊,

擺在眼前的,卻是無法言敘的事實,

因為我愛你。

沒錯,我愛你,深深愛著你。

 

Gazing at people, some hand in hand.

Just what I'm going through, they can't understand.

Some try to tell me, thoughts they cannot defend,

Just what you want to be, you will be in the end. 

And I love you. Yes, I love you.

Oh, how I love you. Oh, how I love you.

凝視著手牽著手的伴侶,

我所經歷的,他們無從了解。

有些人試著助我排解,但其實他們也無法自圓其說,

你終究會成為你所欲成為的樣子,

而我愛你。

沒錯,我愛你,多麼地愛你。

 

Nights in white satin, never reaching the end. 

Letters I've written, never meaning to send.

Beauty I've always missed, with these eyes before,

Just what the truth is, I can't say anymore.

'Cos I love you.

Yes, I love you, oh, how I love you.

'Cos I love you.

Yes, I love you, oh, how I love you.

永無止盡的,思念你的夜晚,

早已完成的信,卻無心寄出。

思念的美人,美麗的眼睛依舊,

擺在眼前的,卻是無法言敘的事實,

因為我愛你。

沒錯,我愛你,深深愛著你。

因為我愛你。

沒錯,我愛你,深深愛著你。

=======================================================

 

如果聽的是專輯版,在Night in White Satin結束後還可以聽到一段詩歌朗誦:

Breathe deep the gathering gloom (黑暗)

Watch lights fade from every room.

Bedsitter people look back and lament

Another day's useless energy spent

Impassioned lovers wrestle as one

Lonely man cries for (渴求) love and has none

New mother picks up and suckles her son

Senior citizens wish they were young

Cold hearted orb (星體。在此應指月亮) that rules the night

Removes the colours from our sight

Red is grey and yellow white

But we decide which is right

And which is the illusion?

這段與專輯內容相呼應的短詩是由Graeme Edge (鼓手)所寫,Mike Pinder負責朗誦,

當初專輯在 "Dawan Is a Feeling"與 "Peak Hour"之間有一段空白,

Graeme Edge的說法是: 「我們是音樂家,所以對上午不是很理解!」

(Being musicians, we didn't have a lot experience after dawn and before midday),

意思大概是說他們早上都還在睡覺吧 LOL

所以他本來想寫一首叫 "Morning Glory"的歌,內容是關於日與夜的,

可是當他把寫好的詞給其它人時,他們卻說這歌詞太長了,不可能拿來唱。

製作人Tony Clarke 提議把它當成一首詩,於是便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樣子。 

 

由於 "Night in White Satin"太負盛名,專輯中的其它曲子反而受到掩蓋,

不過既然是一張具有概念性的專輯,其實應該要從頭到尾仔細聆聽。

其它曲子真的要講的話,不過也就是歌詞內容沒這麼煽情罷了, 

其實也相當好聽,例如下面這首 Tuesday Afternoon,仿若在美麗的春日下午,

置身在英式花園中。

​​​​​​​

完整專輯如以下連結: 

​​​​​​​

其實不用太仔細聽就能發現,由London Festival Orchestra負責的管弦樂部分,

很多地方其實只是在重覆The Moody Blues 自己寫的歌曲的弦律,

像 1:40處其實就是 "The Morning: Another Morning"的弦律,

2:32處則是和 "Nights in White Satin"如出一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Meddle 的頭像
William.Meddle

Echoes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