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篇文章實際寫作的時間比較晚,在寫作時我有特別避免相同觀點的提出,

歡迎參考本版的http://swospam0418.pixnet.net/blog/post/108229285(台灣連翹)

                       http://swospam0418.pixnet.net/blog/post/92605522(悲情城市)

或許有助於各位有更多的想法

謝謝大家

 

 行程經歷 :

在一個天氣陰涼、雨要下不下的午後,我前往「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現在已改制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在經過特意的整頓之下,昔日的軍事司法重地,現在已是環境十分清幽,蠻適合闔家來參觀的文化園區了。首先,由身為我們的學長(他說他是台大B91)的導覽員稍微介紹一下園區的發展史,接下來就分成兩組進行導覽。第一個景點就是「入口意象建築---兩個由底部向上逐漸變得狹窄的高牆,中間有數隻鴿子正努力地往上飛。導覽員說,高牆代表著禁錮隔離,而象徵著自由的白鴿正積極地掙脫這樣的困境。接著前往參觀曾經被囚禁於此處的人物的展覽,包括「歷劫的百合---園區歷史暨史料文物展」和「壓不扁的玫瑰---獄中文學、藝術、電影文化展。我們看到了許多描繪白色恐怖時期的作品,包含刑求圖、反映蔣介石的獨裁的判決書系列,還有一幅以李敖為主角的放風圖。以及許多被關押的名人,包含早期政治關係良好,後期被槍斃的導演白克、早年的的廣播名人崔小萍等等。接著前往參觀仁愛樓前方的獬豸池,導覽員說明了獬豸的頭為何要不指向看守所,也不指向法庭,而是指向家屬前來探望時需經的門口---原來這是向家屬表示,犯人將會受到公平正義的審判。接下來就前往仁愛樓,實際體驗當時犯人的居住環境---一間間狹小又陰暗的牢房,和相對於牢房真的是又寬敞又通風的放封區。最後回到會議間,聽取兩個政治受難者、當時的「政治犯」---陳爺爺以及郭爺爺講述他們對於白色恐怖的回憶,聽完之後這次的校外教學便告結束。在行程中,仔細觀察便可發現牆上有各式各樣的標語,舉例來說,在兵舍群(原軍法學校教室及宿舍後主要提供作為憲兵進駐的兵舍)的外牆可以看到「資深愛護新進,新進敬重資深」、仁愛樓的外牆有「同仇敵慨、刻苦耐勞…」,讓人有更原汁原味的感覺(btw,在本校管理學院旁的停車場也可以看到早年的反共標語)

 

 

心得 :

今天下午前往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行前一想到許多著名的人物,包括最近介紹的雷震,都曾關押在這裡,就非常地期待。一入內,難以想像這樣一個清幽的地方,在數十年前可是外人難以越雷池一步的重地,不過這想必是經過一番改造才有這樣的環境吧。走進去,經過第一法庭,看到外面大大的「公正廉明」,再對照起展覽中所見的,申請補償的結果有高達百分之八十通過,以及一份份由總統及行政院長具名的「回復名譽證明書」,真的是非常諷刺。同時,一想到我們現在所在的地點,就是在近代台灣史中有著不可磨滅地位的「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發生的地點,心中有著一份莫名的悸動。

在押房,我們見識到了昔日對犯人不人道的對待---特意被設計成燈光無法透入的斗室,一次竟然要關押數十人,而且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面。一個個原本充滿著朝氣的花樣青年男女,由於不幸生活在那樣的年代,各式各樣羅織的罪名被加在身上,從此以後只能和高牆、鐵窗以及木板作伴,這是何等的悲哀!!而且,他們的不幸,也延續到他們的孩子身上,只因為當時極為誇張的法條,只要和這些「政治犯」扯上關係,就有可能坐牢 ( 連幫忙拍結婚照也不行,罪名是「為匪宣傳」),所以他們的孩子沒有人願意照顧,於是他們只好讓孩子們一起住在牢裡。一個孩子,從小就在像牢房這樣被高度壓迫的不正常環境生長,孩子們怎麼可能會有正常的發展呢 ? 我們也聽到了類似「悲情城市」當中寬美和文清之間的悲劇的情節---醫生陳中統,新婚才十六天,就被關進牢房,而家人在數個月後才終於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崔小萍女士在日記中寫的大大紅字「我是叛國者?」,看來真是怵目驚心。不計其數的冤案和假案,毀了無數人的青春,而且不管現在的補償金是如何的豐厚,失去的歲月是註定回不來的了,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或許就是那張「回復名譽證明書」吧。(這讓我想起了悲情城市中的父親絕筆 : 你們要尊嚴地活,父親無罪)

   在導覽的過程和最後的小座談會,我們聽到了一件讓人憤慨的事---由於當時不同特務機關之間的內鬥以及破案就有獎金可以拿,所以這可以說是一個共犯結構,難怪沒有人願意去替這些政治犯說話,而調查人員也樂於小題大作、羅織罪名。而郭振純先生所發表關於中華民國治理台灣合法性的內容,這代著台灣各式各樣的言論中對於台灣主權歸屬的其中一種說法,這我雖然不太認同,但是給予尊重,然而對於他所做過的犧牲,我是很肯定的,而且我很佩服他在獄中還翻譯了這麼多作品,包括日文以及西班牙文。他也分享了一個蠻有趣的故事---有調查人員以「馬克吐溫」和「馬克斯」「同姓」,認定他們的思想也相同,於是一場冤獄就這樣子誕生了。話說,在展覽中也有關於郭爺爺的故事,還有他以及他的情人年輕時的照片。

   老實說,在前往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之前,我以為那裡會是十分破舊的,畢竟我認為這一些設施,當初可能是基於民意的壓力或著是為了虛名而不情願建設的,不過到了現場發現,不僅相關的場景保存得很好,還增加了一些具有特殊意義的設施(例如 : 死囚房的時鐘指向凌晨四點),而且展覽的內容真的是蠻豐富的,一個半小時似乎太少了哈哈。儘管這些事物對於國民黨的形象有相當的傷害,但是政府還是大方的允許其存在,同時擴大其規模,我想,這代表著台灣的進步,同時也讓我更加珍惜我們現在所擁有的自由。「歷史錯誤可以原諒,歷史教訓不可遺忘」,儘管我們應該要向前看,但是歷史的傷痕我們也不能逃避。白色恐怖時期可說是台灣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唯有面對過去的錯誤並且誠心檢討,我們才能夠避免下一次錯誤的發生。

 

 

IMG_6444  景美人權園區---犯人放風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cho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感謝版主詳細介紹此處
    看完你的文章很想到那裡看看

    只是對民主的觀點與您不盡相同
    在下認為抗議是民主重要的一部分
    也質疑現在的政治環境真的有改變嗎?
    很害怕沉默會使民主往回頭路走
    但也理解過度的行為、活動
    會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
    這是大眾難以忍受的

    非常同意您的結論
    希望臺灣在未來能夠有更穩健的發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