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dle.jpg

Year:  西元1971年11月13日發行 (英國)

Genre: Progressive Rock 前衛搖滾

Recorded: AIR Studios/Abbey Road Studios/Morgan Studios (因為當時EMI的Abbey Road Studios只有八音軌設備)

Producer: Pink Floyd 平克佛洛依德 (樂團第一次脫離 Norman Smith,獨立製作的專輯)

Achievement: 在英國最高獲得排行榜第三,在美國則因宣傳不力等因素,僅獲得第70名。

歌曲連結:

   

 

從1968年 Syd Barrett 離開 Pink Floyd後,樂團就走上了漫長的轉型之路,

1968年的A Saucerful of Secrets還沒能夠真的走出Syd Barrett的影響與60年代末期的迷幻風潮,

1969年的Ummagumma 是一個初步的嘗試,4個成員分別錄製了自己的作品,並在專輯中一齊呈現,初現前衛音樂的味道,

1970年的 Atom Heart Mother 則有與交響樂隊合作的長篇大作 "Atom Heart Mother Suite",可以看到樂團轉型的努力,

但是樂團顯然還沒有真的找到真正能代表樂團的聲音,一直到1971年的 "Meddle",一切才豁然開朗。

 

專輯的創作故事,在先前介紹 "Echoes"的文章 (http://swospam0418.pixnet.net/blog/post/460087405)已經提到,

最早樂團的成員還沒找到可以用於新專輯的創作素材,不過其實他們也沒有很急,

David Gilmour 曾自稱他們是 "The laziest group ever",並說: 

"We spent about a month in the studios in January, playing around with various ideas and recording them all. 

... Now we are letting things take a natural pace. We're refusing to take any pressure on the album"。

他們想到的第一個主意來自上張專輯的作品 "Alan's Psychedelic Breakfast"中的餐具撞擊聲,

於是他們想到用生活中的種種物品來發出聲音,再試著組織成音樂,

比方說把橡皮筋拉緊,並且以火柴棒當作琴衍,通過不同的橡皮筋長度帶來不同的音調,當做貝斯來彈奏,

這就是所謂 "Household Objects" Project,不過這個計劃後來便被擱置,

一直到 "Wish You Were Here"專輯的創作期,樂團又找不到靈感了,"Household Projects"才又拿來老調重彈。

"Household Projects"不玩了,樂團又採取每個人獨立創作的方式,可能先講好一個共同的和弦結構,剩下的就任憑各自發揮,

最後再把每個人的創作合在一起,看看有什麼火花。這一系列的作品被命名為 "Nothing 1~24",

重組之後的成品則被命名為 "Son of Nothing" 與 "Return of Son of Nothing",

"Return of Son of Nothing"已經是個長達20多分鐘的巨作,也就是"Echoes"的前身,在1971年4月22日初演,

不管是曲調還是歌詞,都已經和日後的 "Echoes"很相近。

最後, "Nothing" 發展成專輯B面唯一的長篇前衛曲目 "Echoes",Pink Floyd除了找到標誌性的聲音以外,

與人性關懷相關的內容延續到日後的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與 "Wish You Were Here"等專輯,

"Wish You Were Here"中的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更擁有與"Echoes"相仿的曲式結構,

所以"Echoes"可說是樂團承先啟後的作品,它為樂團還飄忽不定的風格指明了方向。

至於專輯A面,則是採取比較傳統的方式,由五首內容並沒有特別關聯的短曲所組成,

不過比較特別的是第一首曲子 "One of These Days" 與第二首曲子 "A Pillow of Winds"之間,是採用風聲效果來連接,

這個效果在之後 "Wish You Were Here" 還會再出現。

"One of These Day"  做為專輯的開頭,風聲和兩把貝斯交織的組合,讓專輯一開頭就讓人期待,到底會出來什麼厲害的東西?

而成品也沒有令歌迷失望,迴盪的重低音節奏和 Nick Mason 扭曲的嘶吼,讓歌曲充滿著未來感、末世感,

放到21世紀的今天,還是一首極為前衛的曲子,

在那個還沒有電腦音效的年代,難以想像Pink Floyd與他們的團隊到底是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創造出這樣的效果。

接下來的曲子氣氛就沒有這麼緊張了,"A Pillow of Winds"和 "Fearless"都是David Gilmour與Roger Waters合作,

相較於 "One of These Days"的躁動,他們是優美而輕柔的曲子,讓聽者能放鬆下來,

"San Tropez"則透過輕巧的節奏和 David Gilmour 的滑音吉它,營造出活潑、悠閒的氣氛,

A面最後則是 "Seamus",曲子其實也具有獨特的趣味,鄉村藍調的曲風相當慵懶,

David Gilmour 更透過狗的嗚叫聲與嚎叫聲把他自己的幽默感給帶進來,

不過樂評普遍來說不買單,而且 "Seamus"的氣氛與專輯的其它曲子實在是有點脫離太多,讓專輯的整體感有點失色,

但整體來說,"Meddle"的專輯雖然在A面部分也是採取各曲獨立的傳統型式,不過在聲音與風格方面已經更加統一,

B面則讓歌迷見識到,當四位樂手的音樂才華完美交融在一起時,Pink Floyd的音樂到底能傑出到什麼程度。

最後,"Meddle"獲得樂評的普遍贊賞,不過當然也有反對的聲音。"Melody Maker"的Michael Watts 說: 

"so much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充斥著聲音效果而沒有音樂實質。

有趣的是,鼓手 Nick Mason 事後寄了一副拳擊手套給他。

Inner sleeve.jpg

 

一如Pink Floyd的其它專輯,"Meddle"的專輯封面同樣由 Hipgnosis 來製作,

據說 Hipgnosis 本來打算拍一張狒狒的屁股來當做封面,原因不明,不過樂團在往日本巡演的途中,

就打越洋電話來反對這個提案,並提出他們希望以 "水下的耳朵"為概念,

最後攝影師 Robert Dowling就拍了後來我們看到的封面: 一個耳朵貼近在靜止的水面下收集聲波。

對我而言,我覺得這是非常適合專輯內容的設計,

畢竟專輯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One of These Days"與"Echoes" 都擁有「回聲」的元素,聲波的設計把「回聲」給形象化了,

同時以藍色與綠色為主基調,很符合專輯中一種夢幻似的靜謐感,且頗有迷幻氛圍,

不過設計師 Storm Thorgerson 卻說這是他經手過的Pink Floyd專輯封面中最不喜歡的,

另一位設計師Abrey Powell則說 : "The cover has an abstract element to it... But I don't think it works as a piece of art" 

除了封套設計,英國導演 Ian Emes 曾為 "Meddle" 創作一個動畫短片 "French Windows",以下便呈現部分作品,

完整的展出可以在 Pink Floyd 的展覽 "Pink Floyd: Their Mortal Remains" 欣賞。

French.jpg

French.jpg

 

"Meddle" 對 Syn Barrett 離開後的平克佛洛依德來說非常重要,

相較於受 Syd 影響的 A Saucerful of Secrets、團員各自創作的 "Ummagumma",與受到 Ron Geesin影響的Atom Heart Mother,

"Meddle" 是樂團的四位團員第一次通力合作,一同探索後把四個人的音樂風格融合而做成的專輯,

尤其是 "Echoes",每一個成員負責的部分都有非常優秀且獨特的表現,

David Gilmour 在 "Meddle"中確立了他在吉它與歌聲方面的地位,

透過善用Wah Wah與 Fuzz Face BC108 之類的效果器和變換導線連接方式,他創造了獨特的音效,成為氣氛營造的利器,

另外他也開始主導樂團在弦律方面的表現,

在日後 Roger Waters 越來越主導歌詞與專輯創作概念時,David Gilmour 在弦律方面的平衡是功不可沒。

"Meddle"做為 Pink Floyd 的新起點,為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的巨大成功做好了鋪陳。

文章標籤

William.Echo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