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場景的原型,是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Philip G. Zimbardo教授

他在1971年作的心理學「監獄實驗」。

雖然如果以科學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呈現的內容有相當大的缺陷,

導演似乎為了戲劇效果而犧牲了科學上的嚴謹

(如實驗對象的選擇 : 真正的實驗不太會找有明顯身體疾病的人來作,

而且實驗對象的蒒選也看不出有什麼規則…)

但是以觀賞電影的心態來看,這是一部好看的電影,

也能夠帶給觀賞者足夠的省思。

 

電影開頭,是動物爭鬥與大自然中弱肉強食的畫面

然後隨及轉到1960年代,那一段街頭抗爭風起雲湧的時代,街頭上的混亂景象。

 

男主角的裝扮恰好就是當時流行的嬉皮風格 : 一頭散亂的頭髮、鬍渣,高聲反對暴力 。

(下圖為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

 

                                                     images    

 

 

人類和一般的動物不一樣,因為人類有理性,無時無刻提醒自己不要逾越世俗的道德觀。

在理性的控制下,嬉皮堅信著愛與和平,虔誠的人謹守著行為分際 ; 甚至到迂腐的程度。

 

 

 

 在模擬監獄中,原本虔誠的人成為權力至高無上的獄卒,而反對暴力的嬉皮成為低微的受刑人,

只要大家謹守規則,就能拿到四萬美金的高薪,嬉皮可以快快樂樂地環遊世界,虔誠的人可以還債款。

大家都欣然地接受這個實驗,原因可能是很複雜的,或許是出自對錢的欲望,

或許是出自對自身能力的信心,或許是出自從眾心理,

因此無視科學家在實驗開始前的勸退演說。

 

 

 

 實驗開始了,大家還有說有笑,大家都清楚自己只是在角色扮演,被賦與的權力只是虛的,

因為實際上的自己只是個平民小百姓。只要遵守規則,兩個星期後就可以領到一大筆錢。

但是一記籃球的傳球誤判,開啟了一系列的失控。獄卒組開始嚐到了權力的快感,

不再把受刑組當做共度時光的朋友,而是視之為真正的犯人。

就拿吃飯那幕來說,獄卒大可以將不受歡迎的食物放得少量些,

但是他卻無視大家的感受,給受刑組每人大大的一匙,並以戲謔的口氣強迫大家吃下,

尚未感受到獄卒組的心理變化的受刑組笑鬧著進行反抗,

他們認為 : 只不過是實驗而已,何必做成這樣?

 

 

 

在討論會中,原本最畏縮的男二角,提出最激進的聲音,開始強力執行「commensurate原則」,

於是暴力行動正式展開 : 喝尿、舔馬桶、強剃頭髮。更驚悚的是,連同組的獄卒也認為他失控了,

但是他卻完全不這麼認為,言語之中,不斷提到rationalrationalrational

他認為他很理性地執行獄卒的工作,

但是他忘記自己只是在做實驗而已。

權力的失控造成的人性喪失,也呈現在「漠視」上 :

很明顯地,有人因為無法取得必須的胰島素,身體極端虛弱,臉色蒼白,

但是獄卒們卻粗暴地以自身片面的見識,拒絕給予協助,

甚至還強逼他集合做體能、無情地毆打、拷在監獄柵門上,

導致對方身亡,而唯一企圖執行解救的獄卒,在被發現後,被處以私刑、趕到受刑組。

而針對被認為扮演主要煽動角色的男主角,則施以各式各樣的虐待。

原本對同性戀嗤之以鼻的某獄卒,甚至強迫受刑人替他口交。

最後,觀眾們看著男主角在黑暗的鋼管中的情緒變化,

而這樣的情緒變化,在夜視鏡頭的投射下,更顯得猙獰 :

從害怕、不滿,在發現攝影鏡頭後,演變到失控、爆發。

反抗行動在夥伴身亡、慘白、流滿鮮血的屍體被棄置於地的激發下,

終於正式點燃大家的怒火。

此時獄卒組紛紛意識到情況不對,唯獨男二角尚未清醒,手持刀械意圖廝拚。

最後,紅燈響起、實驗結束,

6天時間,連預定的14天的1/2都沒有達到。

 

 

 

       這部電影是改編自真實的心理學實驗,

我們見識到權力的恐怖。

本來只要大家彼此退讓、互助,就可以開心地度過14天、領到高薪,

但是在少部分人恣意行使權力的情況下,

受壓迫者的怒氣爆發,最後大家什麼都沒有得到,

而且,原本最保守的人,最後變成了最極端的人。

愛好和平的嬉皮在內心被徹底地凌虐、破壞後,毫不容情地展開攻擊,

而一個42歲還在為家母所控制的虔誠男子,

在初享控制與權力之後,成為獄卒們的領導者、瘋狂地要求大家都遵守他的秩序,

這就是「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如果回到現實世界,現在有很多政治人物,

過去也曾是在街頭上高聲吶喊的青年,但是在進入了政治界後,

屈服於選票、利益,最終成為官場中隨波逐流的官僚。

我們的媒體,

在進入業界前滿心理想,想揭發正義、給民眾真相,

但是在握有第四權後,或成為政治打手(而不自知)

或只會從網路論壇上抄新聞而成為散播謠言的幫兇、

以行車紀錄的畫面為新聞主軸而非努力跑新聞,

或產生偏頗的報導而違背平衡報導的原則等,

這些都是人性在握有權力後產生的變質,

只不過是看起來沒有像電影內容般的血淋淋罷了。

 

 

 

       這部電影還有幾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

在受刑組中的一位成員,曾在真正的監獄服刑,他的順從表現,也呈現出監獄環境的黑暗面

: 一個極端壓抑的環境,會讓人放棄追求自由與正義,只求自己的苟活。

另外,執行實驗的科學家,也很有問題,首先,對實驗對象沒有經過慎選 :

光是有一個糖尿病患被放進來,就很不合理。

既然是在承平時期、民主國家進行的實驗,

就不應該是會讓受試者遭受無法回復的傷害,

而像這種性質比較激烈的實驗,受試者的健康應為第一考量。

再者,科學家眼睜睜地看著底下的獸性不斷擴張,對實驗對象的健康毫不關心,

且明明已知實驗已脫離軌道 : 除了性侵害、虐待,甚至還發生了「拖到暗處痛打」的行徑,

卻違背當初宣稱的 : 一有暴力就停止實驗。雖然是為了實驗,但是也喪失了應有的倫理。

我想,執行實驗的科學家,或許也是被權力控制的共犯結構吧。

 

其實思考自身,我們為了符合社會的期望,常常會壓抑某方面的情緒,

但是人性可以被壓抑,無法被消滅

就像電影中獄卒組的頭頭,真實生活中極為壓抑的他,最後放過來壓抑別人,

原因就在於被抑制的控制欲完全爆發了。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對自己的心理有坦白、誠實的認識,

該釋放的要適時釋放,才能維持心理的健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cho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