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圖片

一首原本只是簡單鋼琴彈奏為主的抒情曲,竟然成為一連串訴訟的導火線。

 

Year: Recorded in 1969, released in 1970.

Album: Let It Be.  另外在美國,於解散後一個月與For Your Blue發行為雙A面單曲。

Writer: Paul McCartney 保羅麥卡尼 (credited to Lennon-McCartney)

歌曲連結: 

 (Get Back紀錄片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A19HSowZp0 (Let It Be 專輯版,即Phil Spector改造版)

 

 

終於到了我提過多次的「Let It Be 三本柱」的最後一首,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與 Let It Be 是同一天創作完成,

是保羅麥卡尼在經過許多氣氛緊張的錄音時段後寫下的抒情作品。(根據傳記自述)

曲子同樣是在 Get Back session 時錄製,

然而隨著Get Back計劃的成品被打入冷宮,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也拿去堆灰塵。

直到John Lennon (但保羅後來指控是 Allen Klein搞的鬼)把Get Back的原聲帶拿給Phil Spector,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的製作才重新開始。

然而,這就是風暴的起點。

(Allen Klein當時是負責披頭四創設的Apple Studio的管理人,,

當時其它成員(尤其是藍儂)都選擇Klein,只有McCartney堅持要他老婆Linda的哥哥擔任,

因此Allen Klein一般被認為是藍儂的人馬)

 

原始的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可說是當時樂團內部合作動力不足的受害者,

尤其以負責貝斯的約翰藍儂表現最糟糕,在許多地方都展現出他有限的彈奏本領,

這並不能完全去怪藍儂,因為他最常使用的是節奏吉他,對貝斯本來就不擅長,

但是…。

針對態度的問題在Across the Universe的文章就有介紹過,

基本上就是藍儂指控負責貝斯聲線的麥卡尼只有在自己的歌曲時才會認真,

相較之下他為別人的歌曲寫下的聲線就比較隨便。

然而反駁的聲音就會認為,至少麥卡尼不會在貝斯上犯下技術上的錯誤,

反觀藍儂在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的表現為此曲留下明確的污點。

 

無論如何,糟糕的態度導致成品的品質頗為粗糙,反而像是demo。

Phil Spector 被引介來重新製作後,採取激烈的手段來蓋掉不理想的片段,

也就是基本上喧賓奪主的管弦樂與背景女和聲(多數音軌都被拿來疊錄這些本來沒有的東西了)。

從Phil Spector的角度來看,他成功解救了一段粗糙錄音,

對Paul McCartney而言,這卻是對他極度的不尊重。

原因有二,

一: 對於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的重新製作案完全沒有徵得他的同意,

     他不知道原來他的舊作品被拿去改造了。

二: Phil Spector 完全違背了保羅一手規劃的Get Back session的初衷: Honest track

     原本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只是一首簡單的抒情曲,採用標準的搖滾樂編制,

     卻被改造成有繁複疊錄,包括誇張的管弦配樂與合唱團和聲,

     在意境上已經不是保羅麥卡尼想要的。

 

 

對於「第五披頭」---披頭四長期的製作人 George Martin 而言,這種作法也是相當糟糕,

做為一個大鍵琴家,同時長期幫披頭四完成弦樂編曲 (如 Eleanor Rigby), 

Phil Spector加入的管弦樂與披頭四向來的風格完全不同,而且喧賓奪主,過度渲染情緒,

模糊了樂團本身在樂曲的重要性。

有趣的是,根據錄音室使用紀錄,當Spector等人在使用Abbey Road的一號錄音室時,

當天麥卡尼其實也在其它錄音間錄製他的個人專輯,

所以Spector其實大可以花個幾分鐘去請身為專業貝斯手的麥卡尼來重新處理貝斯的聲線,

至於為何他不這麼做呢? 就交由各位自行解讀了。

 

保羅麥卡尼在收到專輯正式發行前的試聽帶時,對於成品非常的不滿,

於是試圖阻止專輯的發行,然而未果。

在確認 Let It Be 的發行時間將晚於他的個人專輯 "McCartney"後,

保羅隨即宣布退出披頭四,披頭四正式解散,

並開始一連串與約翰藍儂之間的爭鋒相對,包括寫歌互相責罵與嘲笑。

此一舉措有許多不同的評價,

一方面麥卡尼被指責為高傲,

另一方面大家也見識到Lennon-McCartney這對組合已經分裂到了何種程度。

藍儂對隱瞞麥卡尼的行為做了辯護。

他說如果被知道原來Get Back session 的作品已經被拿出來重新製作成Let It Be project,

要嘛就是project會被迫終止,要嘛就是麥卡尼一定會無止無盡地強力介入。

 

無論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背後的故事是如何「曲折」離奇,

這無礙這張單曲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充滿自省與誠摯呼喚的歌詞,

以及為歌曲增添悲壯氣氛的弦樂與和聲,灑狗血的效果十足,

加上與披頭四解散的時事背景不謀而合,

讓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成為第20首攻佔美國告示排行榜第一名的披頭曲,

也是最後一首。

從1964年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一直延續到1970年的披頭四傳奇,就此謝幕。

這段期間,平均每3.7個月就會有一支披頭曲成為告示排行榜的冠軍單曲,

真的是可敬可怖的成就。

 

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這條 Long and Winding Road 呢?

有傳言說麥卡尼指的是他位於蘇格蘭的小木屋前一條16哩長; 有很多彎道的小路,

但是麥卡尼並未承認這個說法。

歌詞中使用一些感情強烈的用字,讓情感的表達非常深刻而到位,

尤其是第三段歌詞,應該可說是本曲在情緒上的高嘲,

使用 cried 和 tried,無論是訴說感情還是理想、目標等都很合適,同時有押韻的效果,

然而儘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終究還是又回到 Long and Winding Road。

 

這麼一首富有感情的歌,卻造成這麼多紛爭,或許也是場黑色幽默吧。

原本並非最後一首歌的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卻彷彿娓娓訴說樂團多年來艱辛的發展路程,拿來做為樂團的尾聲竟然非常合適。

結尾的yeah yeah yeah 是披頭四早期的知名歌曲 "She Loves You" 一再重複的樂段,

只是She Loves You 的yeah yeah yeah 是藍儂、麥卡尼、哈里遜三人一同高聲合唱,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卻只有麥卡尼獨自以略帶哽咽的嗓音完成。

似乎暗喻著樂團內部於後期相當惡劣的合作狀況,

作為樂團最後冠軍單曲的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與 She Loves You 之間的連繫,

就像中文的修辭「回文」一般,令人低迴不已。

 

 =====================================================

歌詞: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That leads to your door
Will never disappear
I've seen that road before
It always leads me here
Lead me to your door

 

這通往你門前的 ; 漫漫曲折路,

永遠不會消失。

我曾經看到過一次,

它總是引我至此,

引我到你門前。

The wild and windy night
That the rain washed away
Has left a pool of tears
Crying for the day
Why leave me standing here
Let me know the way

 

這狂風、暴雨的夜晚,

留下滿盈的淚水,

彷彿是為該日而流。

為何引領我至此?

請讓我知道找到答案的方向吧?


Many times I've been alone
And many times I've cried

Anyway you'll never know
The many ways I've tried

 

無數次的孤身一人,無數次的獨自啜泣,

然而你們永遠不會知道,

我是如何地努力嘗試。


But still they lead me back
To the long winding road
You left me standing here
A long long time ago
Don't leave me waiting here
Lead me to your door

 

最終,我又被引回這條,漫漫曲折路,

你們留下我佇立在此,許久許久以前。

不要留下我在此孤身等候,

引領我到你門前吧。

Yeah, yeah, yeah, yeah

==========================================================

 

劇本是這樣子寫的: 

四位尚未成名的年輕人,必須擠在小貨車的後座,趕往各個地區表演,

無論地點多偏僻、酬勞多低廉,因為此時他們還在為生計掙扎。

成功對他們而言似乎遙不可及,

低氣壓籠罩在沒有暖氣的小貨車或是破舊的更衣室中,

氣餒似乎侵蝕著團員們的內心。

然而此時,藍儂就會負責振奮大家: 兄弟們,我們要往哪兒去?

其餘三人則高聲齊呼: 到頂上去,Johnny,直到流行音樂的最頂端 !!

(原文: Lennon: Where are we going, fellas?

          Others: To the top, Johnny! To the toppermost of the poppermost)

 

唏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Echo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