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頭四首席吉它手與頂尖藍調吉它手的攜手合作,造就一段佳話。

george-harrison-and-eric-clapton-share-a-laugh-on-october-23-1985.jpg

Year: 1968年7月底至9月初錄製,11月發行。

Writer: George Harrison 喬治哈里遜

Released: "The Beatles"「白色專輯」

                     在部分國家做為 "Ob-La-Di, Ob-La-Da"的B面單曲發行,

                 並收錄在1973 "The Beatles 1967-1970"精選輯 (俗稱Blue Album)

歌曲連結

原本"The Beatles"「白色專輯」中的迷幻版本都被砍掉了,因此很難找到,

此版本大致上符合原版,但有一些雜音。

這是在1996年的"Anthology 3"「真跡紀念輯」中的版本,

是哈里遜用木吉它彈奏,另有保羅麥卡尼支援的風琴始於1:49處,

第三段歌詞與白色專輯中的版本不太一樣。

同樣的木吉它版本配上George Martin設計的弦樂後,

成為2006年太陽馬戲團的音樂劇"Love"的版本,

並在賭城「拉斯維加斯」的The Mirage 「幻景」賭場定期表演。

 

1968年的White Album session,是一段裂痕滿佈的旅程,

每一位團員,都有屬於他的故事。

喬治哈里遜一直覺得他的角色在樂團內被低估了,

他曾說 "I always had to do about ten of Paul's and John's song before 

they'd give me the break"

這種情緒在錄製"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是達到高點,

原因是在當日,1968年8月16日,

他們工作了徹夜,錄了14個take,不過沒有一個達到哈里遜的期望,

他覺得曲子中缺乏熱情,尤其是藍儂與麥卡尼,

哈里遜覺得他們的表現簡直就像是單純交差而已,

"It was very difficult at times to get serious and record one of mine. 

It wasn't happening. They weren't taking it seriously."

就連製作人George Martin喬治馬丁也覺得,

其它人在錄哈里遜的歌曲時,顯得特別不情不願。

 

有趣地,喬治哈里遜並不是直接翻桌來表達他的不滿,

而是請來另一位大咖: Eric Clapton 艾瑞克 克萊普頓 來背書 !

喬治哈里遜與Eric Clapton是長期的好友,哈里遜一直很佩服Clapton的吉它功力,

兩人非但交情深厚,連愛上的女人也是同一個…也就是哈里遜的第一任妻子 Pattie Boyd !

這段八卦史,且容日後(也許是介紹 "Wonderful Tonight"的文章?)再做介紹。

pattie 1.jpg

Eric-Clapton-Patti-Boyd.jpg

那天Eric Clapton坐哈里遜的車子前往倫敦,哈里遜在路上邀請Eric Clapton加入錄音,

說:「披頭四的錄音需要一些刺激來引燃他們的熱情嘍。」

當然了,這並不是披頭四的音樂中加入其它客座樂手,

但是有如此一位在搖滾界可說是並駕齊駒的大咖,可說是第一次 !

本來Eric Clapton的態度還有些猶疑與保留,

畢竟他不覺得其它披頭會接受一位「外人」突然加入錄音,

但哈里遜堅持:「不干其它人的事! 這可是我的歌 ! 而我就是要你來幫忙。」

 

於是,在沒有預警下,其它披頭發現Eric Claption已經出現在EMI大樓的2號錄音室,

聽取先前已經錄好的節奏音軌。

在外人面前,披頭們不再做怪,只一個take,就繳出最好的表現。

哈里遜曾說 "It's interesting to see how nicely people behave when you bring a guest

in, because they don't really want everybody to know that they're so bitchy..."

藍儂和麥卡尼可真的是被狠狠地婊了一筆嘍 

而且安排Clapton來支援,讓哈里遜可以更專心於主唱和曲子的節奏。

Clapton說: "We did just one take, and I thought it sounded fantastic. John and Paul

were fairly noncommittal (不表態), but I knew George was happy because he 

listened to it over and over in the control room" 

他為"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貢獻的吉它獨奏,

似乎真的是吉它在嗚咽一樣,完美釋放出歌詞中的哀傷情緒。

雖然"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維持哈里遜一貫的寡歡基調,

但是歌曲的完整度遠超過以往"Don't Bother Me"、 "I Need You"等歌曲,

哈里遜越來越圓熟的哲學觀形成富有哲理的歌詞,加上兩大山頭在音樂上的合作,

讓"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成為披頭四最具有代表性的曲子之一。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的靈感,是來自中國的易經。

西方的哲學相信「巧合」,但易經中相信任何事情之間必然存在著某種連繫。

受到這個概念的影響,George Harrison在探望父母時,

決定隨便翻開一本書,第一個字就會成為他新歌的關鍵字,

而這兩個他選中的字正是 Gently 和 Weeps,

猜測可能是來自美國詩人Coates Kinney的作品 "Rain On The Roof"

rain on the roof.jpg

不過在這一切故事之前,也就是哈里遜還在印度時,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的歌詞就已經在構思中了,

而從二月開始一直到九月的最終版,歌詞一直都有改變。

留存的最早一個版本,包括以下句子: 

"Problems you sow are the problems you are reaping"和 "I look at the troubles and

hate that is raging...As I'm sitting here doing nothing but aging"。

在前面提到的Anthology 3 木吉它版本中,又有以下歌詞: "I look at the floor, and I see

it needs sweeping" 和 "I look from the wings and at the play you are staging"

兩個版本相較之下,都是在表達對世事的一種幻滅情緒,但後者情緒緩和了一些。

在最終的發行版本中,

從第一句 "I look at you all, see the love that is sleeping",

雖然我們都擁有愛,但這份愛卻在睡覺 ! 

接下來 "I look at the floor, and I see it needs sweeping",

我們是如此容易被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給分心,忽略了更重要的事務。

沒有人告訴你該如何將這份「愛」解開塵封 (unfold your love),

而且揭示我們的心是如此容易 "bought"和 "sold" ; 

我們如此容易就 "diverted"、"perverted"和 " inverted"。

我們時常將遇到的事情給過度放大,但事實上不管有沒有我們,

世界還是會持續運轉 (I look at the world and I notice it's turning),

雖然在無數的錯誤之中,我們會不斷成長 (With every mistake...surely be learning),

但是這份愛,如最後一段歌詞,還是在沉睡著。

=================================================

歌詞與中文試譯

I look at you all, see the love there that's sleep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I look at the floor, and I see it needs sweep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我看著你們,看著那沉睡的愛,

當我的吉它輕輕啜泣。

我看著地板,看到它需要清掃,

當我的吉它輕輕啜泣。

 

I don't know how, nobody told you.

How to unfold your love.

I don't know how, someone controlled you.

They bought and sold you.

我不知為何,沒有人告訴你,

如何解放你的愛。

我不知為何,你會被控制,

他們買下與出賣你。

 

I look at the world, and I notice it is turn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With every mistake we must surely be learn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我看著世界,我發現他在運轉,

當我的吉它輕輕啜泣。

我們在錯誤之中學習與成長,

當我的吉它輕輕啜泣。

 

I don't know how you were diverted,

you were perverted too.

I don't know how you were inverted.

No one alerted you.

我不知為何,你沒能堅定,

你不再是那該有的你。

我不知為何,你被錯亂了,

沒有人警告你。

 

I look at you all, see the love there that's sleep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Look at you all...

Still my guitar gently weeps...Oh.....yeah......

我看著各位,看著那沉睡的愛,

當我的吉它輕輕啜泣。

看著你們…

我的吉它還在啜泣…喔…耶…

==============================================

雖然披頭四在許多音樂技術上走在時代的尖端,

但是有一項技術卻是他們落後於同時代其它頂尖樂隊的---八音軌錄音技術。

在早前的專輯,披頭四都是使用四音軌錄製,

不過早在1954年,八音軌設備就已經被發明,並在1958年被成功運用,

而且美國樂團The Beach Boy的經典專輯 "Pet Sounds"、唱片公司Motown也已使用。

至於披頭四,則因為母公司EMI相對保守的技術政策,

在倫敦的其它錄音室如Trident Studio (三叉戟錄音室)已經實際運用八音軌設備時,

EMI錄音室卻還沒跟進,儘管3M公司已在1967年底提供兩套M23八音軌設備,

因此披頭四使用新技術的時間也被拖慢了。

由於披頭四在三叉戟錄音室錄製 "Dear Prudence"時使用了他們的八音軌設備,

於是希望他們也能在熟悉的EMI錄音室用同等級的設備來錄製歌曲,

這才促成八音軌設備在EMI的實際運用,於是他們有更多的空間來疊錄歌曲。

 

香港歌手莫文蔚在2013年用爵士唱腔翻唱了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各位歌迷若苦惱在KTV中點不到披頭四的歌,不妨用這個版本來過過乾癮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Meddle 的頭像
William.Meddle

Echoes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