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通常是自己的選擇,而寂寞往往身不由己。 (註)

pink-floyd-wish-78

Year: 1975

Writer: Roger Waters & David Gilmour (Pink Floyd 平克佛洛依德)

Album: Wish You Were Here 望君同在 (專輯與歌曲同名)

Genre: Progressive Rock (前衛搖滾)

歌曲連結

專輯版本: 

下面這個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版本,只出現在2011年發行的Experience Edition。

當初David Gilmour希望 "Wish You Were Here"能有更豐富的鄉村樂感覺,

他認為小提琴或許是個好主意,所以在1975年5月23號錄音當天,

剛好在Abbey Road Studio One 錄製音樂的小提琴家Stephane Grappelli便接受邀請,

從3:06開始貢獻他的爵士風小提琴演奏。(八卦: 據說樂團花了300英磅才把他請來)

 

 

在1973年發表極為成功的 Dark Side of the Moon 後,

平克佛洛依德正式開始人性探討的旅程,

在聽眾心海激起漣漪,有如淒冷的北風吹拂我們的靈魂。

 

專輯26:28開始,"Wish You Were Here"專輯迎來它最發自肺腑的詩意時刻。

Wish You Were Here 沒有Welcome to the Machine和Have a Cigar 中厚重、扭曲的音效,

在內容是男女對話與柴可夫斯基第四號交響曲的短暫收音機轉台效果做為過場後,

(and disciplinary remains mercifully. 

Yes and um, I'm with you, Derek. This star nonsense.

Yes, yes. 

Now which is it? 

I'm sure of it.)

歌曲以最簡單、醇厚的12弦木吉它為開場,採用有如收音機播放出來一般的音效,

創造出「有人從收音機中聽到這個橋段」的場景。

接下來,0:58開始,是沒有經過處理的6弦木吉它加入,兩者共同交織,

有如收聽廣播節目的人有所感應而開始跟著彈奏。

接下來,伴隨著David Gilmour的人聲出現,吉它也轉為 Martin D-35的彈撥,

2:04開始,隨著鋼琴、鼓聲、貝斯的加入,

這張以「缺席」做為貫穿概念的前衛搖滾專輯終於迎來了最誠摯而滄桑的告白,

也就是標題曲 : 

                                          望君,同在。

 

一般認為本曲是與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一樣,

均為寫給前團員 Syd Barrett 的懷念曲目,

然而我以為,更貼近 Wish You Were Here 的背景,應為如下。

一為團員間逐漸出現的分歧和名氣的重負導致樂團在創作新作品上的力不從心,

是否大家已經逐漸宥於已經擁有的成就,

忘了熱情的自己 (即所謂的 "you"),不願意再進一步創造突破? 

二為歌詞創作者 Roger Waters 與當時老婆間逐漸崩毀的感情。

這些負面因素,促使 Roger Waters 省視內心,尋找初衷,找回熱情。

因此,不要因為聽慣了流行樂,一看到標題就覺得Wish You Were Here是關於男女感情,

或許這是其中一個層面,不過本曲所追求的,是超乎於男女的浪漫情誼,

一種內心相知、相惜、相理解而達於渾然天成的境界。

 

Roger Waters 發揮在編寫 Echoes 時就非常傑出的寫詞本領,

詞句詩意,優美,而哀傷。

他在受訪時曾說: "In a way it's a schizophrenic (精神分裂) song. It's directed at my 

other half., if you like, the battling elements within myself"

也就是說,

Roger Waters在寫歌詞時,他想訴說的他靈魂的另一部分,兩個部分之間的衝突。

他進一步說明: "There's the bit that's concerned with (關懷) other people, the bit that 

one applauds in oneself (自傲), then there's the grasping avaricious (貪婪), selfish little 

kid who wants to get his hands on the sweets and have them all"

"Wish You Were Here"就是為了表達出光明面與黑暗面之間的交戰,

所以在歌詞中通過層層的對比 :

第一段的天堂與地獄,藍天(象徵美好)與苦痛,綠茵與鐵軌,笑容與面紗…,

以及第二段的英雄與鬼魂,灰燼與樹林,熱氣與涼風等等,

傳達Waters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撕裂 ; 疏離與藩籬的建立,

問句式的結構,是Waters為了在內心探求答案而做的努力。

你以為你優於其它人,懂得比別人更多,但真的是如此嗎? (D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你是否不斷追尋你認知中更棒的事物,而忽略了手中的美好? (cold comfort for change?)

你是否寧可坐困權力巨塔,而不願把握親身實際參與大事的機會?

(A walk on part in the war for a lead role in a cage?)

 

接下來的間奏,David Gilmour 沿續開頭用12弦木吉它彈奏的riff,

搭配 Richard Wright的minimoog 合成器。

曲子進行3/4後,更厚實的貝斯與鋼琴,代表高潮的到來,

Waters終於將內心真深處的想法表達出來,以最直白的文字,傳達最深厚的情緒。

互相隔絕的迷失靈魂有如在魚缸中泅泳,處於同一個世界卻彼此孤立,

如果我們不能夠解放施加給自己的枷索,真心去感受一切,

那我們只會繼承亙古的恐懼,年復一年,重蹈覆轍。

所以,望君,同在。

===================================================

歌詞與中文翻譯

So, s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Heaven from Hell,   
Blue skies from pain. 
Can you tell a green field 
From a cold steel rail? 
A smile from a veil? 
Do you think you can tell?

所以,你以為你能夠,

區分天堂與地獄 ; 藍天與苦痛,

那你是否能夠,

區分綠茵與冷色的鐵軌; 笑容與面紗?

你認為你能夠?


Did they get you to trade

Your heroes for ghosts?

Hot ashes for trees? 

Hot air for a cool breeze? 

Cold comfort for change? 

And did you exchange 

A walk on part in the war for a lead role in a cage?

他們是否讓你,

以英靈交換來鬼魂?

以炙熱的灰燼交換來林木?

以熱氣交換來涼風?

以安逸交換來變局?

且你是否,以戰場上的活躍角色,換取囚籠中的領袖地位?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a fish bowl, 
Year after year, 
Running over the same old ground. 
What have we found? 
The same old fears. 

Wish you were here.

 

我是多麼地,盼你同在。

我們只是兩個迷失的靈魂,

年復一年,受限於魚缸中泅泳,一再地重蹈覆轍,

獲得到的,只是亙古的恐懼。

盼你,同在。

============================================

對Pink Floyd這樣的前衛樂團來說,"Wish You Were Here"中的原聲吉它是相當罕見,

不過這也讓David Gilmour在此曲的演出顯得格外懇切,

在夜闌人靜時分,搭配深摯的歌聲與歌詞,總是能激起平常壓抑著的思緒。

最後,隨著"Wish You Were Here"的淡出,以VCS3創造出的風聲逐漸主導,

專輯終於來到最後一首: 向前團員Syd Barrett告白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Part 6~9)

本文結尾,就帶各位來欣賞由張懸翻唱的 "Wish You Were Here"

​​​​​​​

另外,紅髮艾德 Ed Sheeran 在2012年也翻唱過 "Wish You Were Here"

​​​​​​​

 

註: 本句出自陳德政的散文集「在遠方相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liam.Meddle 的頭像
William.Meddle

Echo of a distant tide

William.Medd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